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快报 » 行业资讯 » 正文

韩国元宇宙ETF暴涨,游戏娱乐等产业也能分一杯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1-23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胡慧茵报道元宇宙热潮下,韩国各界争先恐后在赛道布局。  11月22日,有消息指出,韩国家电业界正积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胡慧茵报道“元宇宙”热潮下,韩国各界争先恐后在赛道布局。
 
  11月22日,有消息指出,韩国家电业界正积极拓展使用VR的元宇宙市场,包括三星电子在今年10月开通综合购物服务“三星VR商店”,以及LG电子在今年4月引进了从产品体验到购买的线上品牌店(OBS)等。
 
  商家纷纷借着“元宇宙”的东风开展新业务,早在这之前,资本市场就因元宇宙概念而火热一片。
 
  截至11月18日,海外已经发行了六只以元宇宙命名的ETF,其中有四只来自于韩国,分别为三星资产管理的KODEX K-metaverse Active、KB资产管理的KBSTAR iSelect metaverse、NH Amundi资产管理的Hanaro Fn K-metaverse MZ和Mirae Asset的Tiger Fn metaverse。
 
  游戏行业分析师李文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资本市场上自然也注意到这种趋势,而ETF就是资本市场借势推出的投资工具。
 
  元宇宙除了带动相关的ETF,还会对游戏产业产生影响。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Seyon Park则将韩国网络游戏公司NCSoft的评级上调,其在一份说明中写道:"在最近的财报季中,韩国视频游戏发行商的元宇宙主题清晰可见。”
 
  “元宇宙”效应正在从资本市场逐渐传导到游戏娱乐产业。元宇宙的商业化潜力有多大?
 
  元宇宙ETF为何飙涨?
 
  元宇宙投资概念的火爆,从它在资本市场上的收益就可见一斑。
 
  据了解,这四只有关元宇宙主题ETF是在今年10月中旬上市的,自推出以来,价格不断飙涨,目前已经至少上涨了24%,而上涨最多的三星资产管理的KODEX K-metaverse Active,其涨幅已经达到近50%。相比之下,本月韩国KOSPI综指录得0.3%的跌幅。可见在元宇宙概念加持下,与之相关的ETF也变得异常活跃。
 
  元宇宙受欢迎程度的不断跃升,就等同于相对稳定的集资能力。根据公开数据显示,韩国这四只元宇宙ETF至今已经吸引了大约3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是在过去一周流入的。彭博分析师预测,截至今年年底,这些基金的资产规模可能超过6亿美元,90%的资金来自散户投资者。
 
  韩国散户们的热情,很大程度上源于越来越多MZ一代年轻人,即80后至00后的年轻人们正在投入到“元宇宙”的世界。韩国江原国立大学工业工程学教授金相均(Kim Sang-kyun)认为,对元宇宙的狂热反映了韩国MZ一代因两极分化而产生的悲伤和愤怒,“他们(MZ一代)不认为元宇宙是现实的替代,相反,它只是他们生活的另一部分……与老一辈人不同,他们是一出生就通过设备与世界沟通的一代。”
 
  在李文远看来,房价飙涨、收入差距巨大等因素只是元宇宙兴起的表面原因,深层的原因是韩国游戏产业的成熟。“韩国游戏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初具规模,早年的《传奇》、《奇迹》就是当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一度占据中国游戏产业的大部分份额。正因为与游戏产业联系的紧密,元宇宙概念在韩国的流行并不让人奇怪。”
 
  李文远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了游戏产业相对成熟这一因素,他认为,这与韩国本身习惯“all in”(全部押注)的国民性有关,“有了此前电竞、区块链等领域的投资经验,所以他们现在也会选择‘all in’元宇宙。再者是,韩国人口增长量减少,甚至接近负增长,国内财阀制度根深蒂固,所以年轻一代想要找到一个新的产业风口。”他认为,韩国国内不停地转换投资方向,借此找到新的发展可能性,让MZ一代看到希望。
 
  投资者的信心,还来自于这些ETF背后的公司,其中就包括韩国市值最大的Mirae Asset Tiger Fn metaverse ETF,偶像防弹少年团(BTS)东家Hybe、电影《军舰岛》的韩国特效公司Wysiwyg Studios及LG。
 
  然而,这或许不足以让投资者持续对此保有热情。李文远向记者预测道,投资元宇宙ETF的一波散户的剩余资金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被完全吸收。
 
  火遍各行业,游戏发展“天花板”却很低?
 
  自从“元宇宙”概念火了以后,在各类领域往往都能看到它的身影。尽管,从表面上看很多领域都与元宇宙并不相关。
 
  11月22日,有消息指出,三星电子、LG电子以及云雅等韩企都在积极拓展使用VR的元宇宙市场。这几家家电行业企业都把VR用到自己的实体经济上,比如三星电子“三星VR商店”可提供从产品体验到购买全过程的虚拟卖场,LG电子的线上品牌店(OBS)就能通过AR服务在自己家中虚拟配置LG电子产品,还有云雅帝恩采则通过开设“Winia Dimchae Park”展厅,把与线下展厅类似的室内装饰在虚拟空间中进行展示。
 
  很多企业把元宇宙的概念应用延伸到零售领域,似乎有蹭热度的嫌疑。但李文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其实这是由元宇宙所构成的虚拟经济体系的具体表现。
 
  “它在韩国经济上的体现,可能并不只是文化、娱乐、游戏,有可能还包括社交、零售等领域。”他进一步表示,以韩国目前的经济水平来看,元宇宙作为新的增量市场所能带来的收益还是可观的。
 
  相比起零售,与元宇宙关系最为紧密的是游戏,特别是游戏在韩国的地位尤为突出。
 
  据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2020韩国游戏白皮书》指出,韩国的游戏产业以6.2%的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五,此前也曾多次位列第四、五名,与中、美、日、英四国吃下了大部分市场。另外,韩国政府持续为游戏产业养成提供预算,2022年目标671亿韩元(约人民币3.7亿元)。
 
  正因为游戏行业地位如此重要,韩国的这些游戏公司自然不愿意放过借元宇宙概念扩张的机会。例如,9月7日,韩国游戏巨头之一的Nexon计划使用其流行的Maplestory IP推出新的元宇宙内容;8月31日,另一家韩国手游巨头网石游戏Netmarble创建了一个子公司Netmarble F&C元宇宙娱乐公司,为虚拟流行偶像开发一个虚拟现实平台。
 
  虽然游戏平台众多,但李文远并不认为韩国国内游戏依靠元宇宙概念就能有更大突破。“韩国的文娱往往把中国作为首选市场,因为其国内的市场已经几乎饱和了。”因此他向记者表示,正因为韩国人口规模有限,而且游戏行业本身比较成熟,元宇宙对游戏产业只能算是一次统一的升级,游戏业的发展潜力并不是很大。
 
  无论盈利结果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元宇宙都是未来的一个趋势,有人甚至把元宇宙称为互联网的尽头。
 
  “政客通过元宇宙的方式进行政治游说、拉选票,民众参与虚拟政策讨论会,企业通过元宇宙的方式开会,还有很多大学通过元宇宙的方式进行高考说明会。”韩国中国经营研究所所长朴胜赞曾向媒体描述过韩国对于元宇宙的广泛运用。
 
  有见及此,5月中旬,韩国政府就发起了“元宇宙联盟”(metaverse Alliance),目前该联盟已经包括200多家公司和机构。而就在上周,韩国政府还公布了2022年财政预算,在总共604.4万亿韩元预算中,政府计划拨出9.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16亿元)用于加速数字转型和培育元宇宙等新产业。
 
  可见,元宇宙发展的道路上,韩国政府已然成了极为重要的“推手”。
 
  对此,李文远向记者表示,韩国政府向来重视游戏产业,而元宇宙更是一个横跨20年的布局。“在产业发展的最初五年里,属于元宇宙技术成熟和普及的阶段,而之后的阶段,则更倾向于生态布局。”
 
  李文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由于韩国本身游戏和文化产业相对成熟,而且如今资本市场对VR的投资比2016年时的那一波投资显得更有底气,“我预估韩国将成为全球首个能形成比较高度统一的元宇宙市场的国家。”
 
 
[ 资讯快报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快报
点击排行